要做很多不自由的事
最后才有能力做一个自由的人

选择一样你在乎的东西 然后就可以把自己击垮

是因为不够百分百坚定 所以心里太多声音

#启发#
“‘要把信条用在大事上,小事只要怜悯就够了。’再次提醒自己,静心专注,把努力都用在事上,对人,也只要怜悯就够了。 ​”

#喜欢#
「马蹄踏过石板街道
窄巷深处有人祷告
雨后水洼教堂倾倒
意识流的四十度角
图书馆前站着半座石雕
六个便士带走一副素描
壁炉终日孤独吐着火苗
煤油灯下岁月不被惊扰
你在剑桥一身寂寞
穿黑色学袍
你用诗句歌唱爱情
押美丽韵脚
一船星辉见证
那个古典的拥抱
那片水草还在怀念
你撑的长篙
你在剑桥半生寂寞
穿中国长袍
你用诗句告别爱情
押绝望韵脚
谁的衣袖带走
那片云彩的来到
离别笙萧那样沉默
像一种凭吊

渔人码头演唱会
红砖墙壁紫藤缠绕
垂柳摇醒两岸拂晓
怀旧风琴失传民谣
中世纪就开始苍老
广场鸽子仰望天空思考
歌特尖塔勾勒末世线条
故事流过落日的叹息桥
诗人的爱还在唱咏叹调
你在剑桥一身寂寞
穿黑色学袍
你用诗句歌唱爱情
押美丽韵脚
一船星辉见证
那个古典的拥抱
那片水草还在怀念
你撑的长篙
你在剑桥
半生寂寞穿中国长袍
你用诗句告别爱情
押绝望韵脚
谁的衣袖带走
那片云彩的来到
离别笙萧那样沉默
像一种凭吊」

这是一篇前几天写在记事本上的流水账

今天翻到早前记的一句话: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有采取真正的行动就不叫喜欢。

于是深刻反思自己今年以来多少次因为偷懒没有看更多书。我在图书馆的时候,因为找书经常徘徊在各个书架之间,蹲下又站起来的寻找过程中,我有几次被这个世界之大而震撼,为自己的苍蝇之微而自卑。书里面的世界真的太大了,今年读到一篇特别好的短篇小说《象棋》,主人公在被囚禁的房间里,对象棋发疯似的钻研,方寸之大的棋谱藏了一整个宇宙。

原先一些事突然在此刻已经不重要了,那时候是我的世界太小,“真正不羁的灵魂不会去计较什么,因为他们内心有着国王般的骄傲。”我在文字里找到了自己的慰藉,但我尚且没有资格说自己的爱好是阅读,如果没有把学到的东西变成自己的,我想那都不能把这件事称之为“自己喜欢的”,也不太好意思说诸如画画、摄影之类的爱好了,因为不得不承认爱好光是喜欢,又不认真对待,那只能是偷懒和撒娇,是毫无物质成本的,甚至付出的时间成本也没有。只是精神上谈到这个事情时,短暂的愉悦。

现在也能想清楚,自己死命讨厌某个人,那是自己的悲哀,因为自己的世界太小;同样,自己没由来地被人讨厌,也是别人的可怜之处,因为它的世界太小。

真如周作人说过的,都是可怜的人间。

再见,我要去更大的世界了。

阿佛洛狄忒的腰带

好想拥有被爱和爱的能力
也许在梦里会有这样一条腰带




写一些东西

今天是十月二号,2017年。

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我想写一些东西,趁我还想写。

我知道每一个人都能保持大致清醒的冷眼去旁边他人的一生,知道孰是孰非,也知道苛责和抚慰。这恰是在其中的人所不知道的。我平常叫嚷着“最讨厌蠢货了”,其实实不相瞒,我也当过蠢货。有意或者无意地,我总是不能永远保持清醒。今年亦是这样,我又掉进一个陷阱,一个明明知道、还是自己走过去的陷阱,梦编织起来的美好,我想过很多撕心裂肺的悲惨时刻,但总归因为我给自己设定的是happy ending,所以想象中无论怎么难过,我还是可以接受。但是那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我知道我不能够,不仅不能保持清醒,也无法振作精神,渐渐,我萎靡下去。

大家看不到,但我自己很清楚,我实则是颓败了。

朋友都说,有个人爱我,是吗?我最近一直在怀疑,我是否只是一个牺牲品,毕竟我也如同路边一棵草,或者一粒什么尘埃,总之很渺小。想过要记下一些事,但是太累了,回忆总是让我痛苦,我会做噩梦。我是不是有病,我也不知道,最好是没有,毕竟我还不能死。

有些人很讨厌我说死,说我太悲观了,可是悲观有什么不好呢?我因为太悲观,所想到的最坏的结局不过是那样。我当然不是上帝的宠儿,我坦然接受正在向我走来的悲剧。我以前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过去我因为生活在幸福里,却常常不得知,太放纵和任性,报应很快就会来。我当时不知道,我的快乐马上就要结束了。

但,到底是我的快乐结束了,还是我压根没有快乐过呢?也许恰恰只是因为以前不懂事,所以意识不到自己不快乐罢了。

只是为什么是我呢?难道只有我错了吗?

回到最初的命题,写这篇大抵是要讨论所谓“感情的对错”,感情有对错吗?也许是有的吧,但是对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伤人心。

对,你们都不要伤我心。

我知道结局是怎么样,那一天已经快来了,我不会有挣扎,也不会为此努力多少,我知道改变不了,命运就是这样。

我下个月即将22周岁,我希望我,会开心幸福。

杂乱和强迫症

说到现在的社交平台,我很不喜欢

因为太多了

让我觉得很乱

一件事情,在哪里发布比较好呢

我努力想用这些记录日常生活

可是发现久而久之

分工越来越不明确

而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分类艺术”上有极端强迫症的人来说

真的很难接受和处理

...一定要

一定要逼自己 

心里有个分类

慢慢把一切分类起来

不拖拉

以上

没有配图,算是一个对自己的交代吧

© 雨木目 | Powered by LOFTER